欢迎来到文档下载导航网!

法官对合同解释的能动性及其限制.pdf

时间:2020-11-26|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文档 > 法律/法规/法学 > |用户下载:

法官对合同解释的能动性及其限制.pdf


本文档部分文本预览

关键词: 合同解释/理性第三人/社会公共利益/自由裁量权 内容提要: 法官对合同的解释无法脱离其能动性,而主观性的解释须以客观性 为目的。因而,法官主观解释合同时应采取两个规则:一是以私人利益为衡量标 准,以理性第三人的标准进行判断,二是以社会公共利益为衡量标准,以公平、 正义、诚信原则为判断原则。同时还对法官的能动性予以下列限制:首先,在 法官在适用理性第三人的标准时,应尽量避免以所谓的“理性第三人”之名而 做出的偏离缔约人真意的解释。其次,法官在合同解释中的自由裁量权要受合 同解释规则、合同文本内容、法官职业共同体之规则、公平正义、诚信诸基本 原则的限制。 在交易中,合同当事人在合同中所使用的语言有时并不能充分表达他们所要表 示的意思,诸如语句含义模糊或有歧义,或是订立合同时没有考虑某些重要事 项。如果当事人发生争议,就需要对合同的内容进行解释。故合同的解释非常重 要。而我国现行《合同法》仅就合同解释作出了一些简单的规定。目前,我国学 者对于合同解释日渐重视起来,其研究日渐深入,总结我国学者的研究可以发现, 我国民法学者对于合同解释的论述多从实用主义、功利主义的角度,从工具理性 的角度出发,旨在解决的是实践中出现的合同解释具体规则的适用问题。不过, 与国外相较,大陆民法学者似乎在关于合同解释的学理研究上有所不足。缺乏理 论的指导,必将导致实践的盲目性与随意性。因而本文针对合同解释过程中的法 官能动性的发挥及其限制进行探讨,以期对实践有所裨益。 一、合同解释离不开法官的能动性 “法官在日常实践中最重要的是对文本的解释工作,”[1]文本的解释将直接 关系到法官各项工作的顺利进行。但是,文本的解释又决非是可以轻易完成的小 事。法律文本解释的难度已经在各个国家中得到了表现,正如英国的P.S.阿蒂 亚所指出:“合同解释决不是形式上或技术性的服务,它是法院必然要遇到的、 最难应付的任务之一。”[2]由此看出,认真理解合同的内容并解释合同是法官 日常实践中最重要的、最难应付的却又必然遇到的问题。虽然各国已经在立法 上明确规定了关于合同解释的规则,但是也正如国内外学者早已指出的,“所有 的法律体系都已为法官们规定了准则或比较粗线条的方法,以帮助他们解释合同, 但它们在实践中没有很大的帮助,一般而言,法官通常的感觉会告诉他如何去 做。”[3] “实际上对这些原则的具体操作者法官而言,这些原则对于解决寻求 双方当事人意愿的问题,只能提供一般的总体性的方法。”[4]由此可见,即使是 最详尽的规则提供,也无法帮助法官进行一切案件的具体判断,这也是人们所认 识的关于理性万能主义的缺陷。 因而尽管各国在立法上已对合同解释的规则有所规定,但是这些规则针对于具 体的案件而言过于抽象化、原则化,并不具有较强的操作性,给法官提供的仅是 路径指引,而非具体的操作规则。归根结底,合同解释将最终由法官进行主观操 作,也就是说,在合同解释过程中,法官的能动性将对合同的解释具有决定性作 用。按照解释学者的通识,要求解释者抹去其主观性是荒谬的,解释者的鲜明个 性是解释的必要条件;[5]伽达默尔的哲学解释学亦认为,任何理解都是一种历史 性的存在,都以某种先定性的思想结构为出发点,这即一定历史条件下传统所保 留的见识———成见,它构成了理解的基础。这里,所谓成见,即运用于合同解释 中,即为法官的能动性。 “解释者的成见是解释的基础之一,而不是一种必须克 服的消极因素或障碍。”[6] 上述学者们的见解表明:合同解释与其他任何文本的解释一样,是一个重新构 造的过程,在这样一个重新构造的过程中,存在两方面的基础性因素:一是法官即 解释者的精神底蕴;一是合同当事人蕴藏于合同文本的精神底蕴。而在这样两个 关键性因素的作用下,合同的解释得以顺利开展,则需通过两者的意思交流,即伽 达默尔所称的“解释者的成见与解释对象的内容能够融合在一起,才会出现真正 的理解”,为此伽达默尔赋予其名称为“视界融合”。[7] 视界融合的场景为法官、当事人甚至法治社会所共同期盼的,但是在大多数情 形下,视界的融合极为不易,其原因首先在于语言自身的局限性, “语言不是水 晶,透明而又稳定不变,它是活动着的思想的外衣,会随着被用于不同的环境和时 间而急剧改变其风格和内容。”[8]德国学者卡尔·拉伦茨亦有相同的感悟: “语言是一种不断变化的,具有适应能力的,常常充满歧义的表达工具”。“法 学主要在理解语言表达及其规范性意义”,而“理解的必要前提是:感官性地掌 握(语音或文字的)媒介”。[9]某个表达方式的意义可能随着它所处的不同的上 下文,它所指的不同情况以及说话者所属的阶层独有的表达特点而有不同的意 义。这是作为表达工具的语言的本质属性; 承认歧异性是自然语言的固有属性 和必然要求就意味着,在订立合同的过程之中,当事人借助语言来做出判断、表 达思想、接受信息,进行意思的生成、表达和反馈,就必将产生数个当事人真实 意思的“摹本”。如何去除这些“摹本”中的加工、虚构和扭曲,探求当事人的 真意,就成为一项普遍而复杂的工作了。基于合同用语的歧异性,合同解释的普 遍性被确立,乃至于“全部的法律文字原则上都可以,并且也需要解释……只要 法律、法院的判决、决议或契约不能全然以象征性的符号来表达,解释就始终必 要”[10]。视界融合不易的另一个原因是与合同文本产生的历史情境相关。法 国解释学者利科尔曾指出:文本与它的语境之间的这种大变动,是影响文本与作 者与读者主观性之间关系大变动的关键。文本脱离了具体的历史情境,人们对它 就可以有无限多样的阅读。[11]视界融合不易的最后一个原因是与法官与当事 人的精神底蕴存在的当然差异性紧密相关。法官与合同当事人毕竟属于不同的 主体,两者精神世界有差异是必然的,这也会导致合同解释时视界难以融合。 在人们可以对合同文本进行无限多样的阅读中,作为权威的裁判者———法官 所起到的作用十分关键。在法官与文本各自的视界无法顺利融合时,究竟谁的视 界会在合同解释中占主导地位,即哪方主体为有权解释者?无疑在裁判阶段,当 视界无法融合时,法官的主观视界将起到的关键或决定性作用。由此,将产生一 个极为重要的问题:既然法官进行合同解释是以主观的或自由裁量权的发挥为前 提,那么透过法官这一系列的主观操作,如何保证其对合同解释的客观性?当然, “绝对的最终知识这种意义上的客观性是无法达到的”,[12]但我们却不能以 此为借口放弃对客观性的追求。因为“解释者应在解释规则的帮助下寻求接近 客观的正确的意义,而不是任意解释”。[13]依此,接近客观的正确的意义的解 释是可以也可能寻得。既然如此,在视界融合出现障碍时,法官们寻求这种接近 客观的意义的解释方法是什么? 二、法官主观解释合同的两项规则 已如前述,既然视界融合的障碍不可避免,法官不能因为这些原因的阻碍而放 弃探求合同当事人的真意,而意思主义解释所强调的对个人真意的探求无法作到 的。意思主义的缺陷渐渐暴露,取而代之的是表示主

继续预览文档剩余内容

温馨提示:本页预览文本内容并非错乱,是从文档中提取部分无格式预览!如您需要正常预览文档全文,请点击下方按钮↓↓↓

上一篇:卫生资源管理法律制度.pdf

栏    目:法律/法规/法学

下一篇:关于论《公司法》第16条的理解与适用——以公司担保债权人的审查义务为中心.pdf

本文标题:法官对合同解释的能动性及其限制.pdf

本文地址:https://www.365weibook.com/html/20201126/377116.html

    正常预览或下载提示:

    本页面文档预览是由服务器自动提取的部分内容,并不是文档错乱。如您需要预览全文或下载文档,请点击页面左侧(点击去预览文档全文或下载文档)按钮,进行全文预览或下载。

推荐下载

联系我们 | 广告投放 |网站地图

免责申明:本网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下载服务,因此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进行删除处理。